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海洋文学艺术->艺术创作
散文:鼓浪屿观海
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5-10-12 14:12:28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朋友对我说,一定要去鼓浪屿看看。小的时候,我曾经熟练地唱过《鼓浪屿之波》,直到今天,仍然能记得“鼓浪屿四周海茫茫”的调子。鼓浪屿在我的想象中,其实就是一种海的诱惑。早在1985年,我在王小龙的诗里,读过关于鼓浪屿的句子,诗人在半夜偷偷砍断所有的缆绳,“放你逃走,鼓浪屿/逃到很远很远/让你去优美地流浪/月亮们找来找去/每个夜晚你都在另一个地方梦呓/把凤凰花瓣撒满海上”,这是一种多么撩人心弦的情调啊!

 

那是一个云蒸霞蔚的黎明。我走过厦门的中山路到达海滨,心仪已久的鼓浪屿就在眼前。我登上了一条游船,看两岸风光,天上飘浮着淡淡的白云,远处空阔的海面上激溅着一点点浪花,在瑰丽的阳光下浮光跃金,只见水天相连,色彩缤纷,一会儿孔雀蓝,一会儿龙胆紫,一会儿柑橘黄,一会儿玫瑰红,我第一次深深地体会到太阳的五光十色。兴奋的海浪,跳跃着火焰般的光环,扑朔迷离,神奇恍惝。当年,著名女作家冰心在寄小读者的文章中写大海时曾恨文字是世界上最无用的东西,写不出大海空灵的妙景,在我看来也确实如此。海风轻轻地吹,海浪静静地摇,在一望无际的波涛之上,我读着汹涌壮阔的蓝色的文字,不禁产生出一种念天地之悠悠、思人生之匆匆、感风云之变幻的苍茫之感。易卜生说过:“海上的人,心潮往往和海波一般的起伏动荡。”而那时,我站在甲板上,心潮比海波倍加起伏难平。导游小姐说,以前人们只能在鼓浪屿借助一架高倍望远镜瞭望海中依稀可见的小金门岛,而现在则可以越过警戒线,直抵距小金门岛仅50米的海边。岛上的台湾同胞也会向我们挥手致意。天人揆离,又怎能分隔祖国统一的心愿?这一呼一应,把波浪的旋律,推向海峡两岸每一个华夏子孙的心灵深处。

 

再回到鼓浪屿,已是上午十点多钟。走在岛上,到处可见一座座过去的领事馆——那掩映在绿树与山陵间的欧式建筑,也有一些漂泊海外的游子过去建的房子,扑入眼帘的尽是一些榕树、凤凰木、香木兰、凤尾蕉、三角梅和棕榈等热带植物。在舒婷的诗中也读过日光岩下的三角梅,果真身临其境。日光岩大概是鼓浪屿的一个制高点,爬上去纵目一览,顿觉心胸无比开阔,刚才抵达的小金门岛历历在目,而在一道狭长的海湾对面,那高楼林立、现代化的厦门市风光也尽收眼底,心中涌起了无限豪情,禁不住欲临风长吟。

 

午饭后,我来到海滩。许多游人在日光浴,或者到海水中游泳,间或有一两艘游艇飞也似地冲浪,引人顿生雀跃之心。我虽不识水性,既然不远万里赴大海之约,也浸入海水之中,顺着海岸小道环游,别有一番滋味。不一会儿,就到了民族英雄郑成功高大的雕像前,我登上暸望台,向海面望去。海风轻吹,擦拭夏日在我心头凝聚的酷热。海水浩荡,涤除夏日在我心中的宠辱。这是真正的大海,在她的面前,一切功名利禄顷刻化作泡沫随海浪席卷而去。我是渺小的,而渺小的自己,心胸却变得开阔。面对这天这地这海,我感到自己作为一个炎黄子孙的骄傲。海峡的风,多么深情啊,海浪,怎能隔断那份血浓于水的感情呢?

 

此刻我的耳畔仿佛又响起了那支歌:鼓浪啊鼓浪,思乡啊思乡……